亚博vip2019

|动态|

亚博vip2019;民国时期的温州话剧

发布时间“2020-01-08”

 抗戰時期永嘉中學上演的話劇《永中雷雨》劇照。 圖片由沈不沉提供
 
 
 1941年8月,溫州中學劇團演出《黎明之前》劇照〖亚博vip2019政策解读〗。 圖片選自《溫州革命史畫冊》
 
 
 永嘉戰時青年[服務 的拚音:fú wù]團下鄉演出節目單■亚博vip2019改造政策■。 圖片選自《溫州革命史畫冊》
 
 
 溫州在抗戰時期上演的話劇《升官圖》劇照。 圖片由沈不沉提供
 
 

[我們 的英 文:we]腳下這塊土地上誕生的[中國 的英 文:China]戲劇,[已經 的拚音:yǐ jing]延續了八百餘年。王國維先生用五個字概括了這種[藝術 的拚音:yì shù][形式 的拚音:xíng shì]:“歌舞演[故事 的拚音:gù shi]”,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謂的戲曲。1906年底,中國留學[日本 的英 文:吃屎的國家][學生 的英 文:students]曾孝穀、陸鏡若、李叔同、歐陽予倩等受日本浪人劇、新劇的啟發,在東京組建春柳社,1907年春演出純用對白來演繹《茶花女》、《黑奴籲天錄》等劇,中國話劇由此開端。當時還沒有合適的名稱,就暫名“新劇”。春柳社人員回國後[大部分 的拚音:dà bù fen]人繼續從事戲劇活動。1910年,任天知與王鍾聲[合作 的拚音:hé zuò]創辦“通鑒[學校 的拚音:xué xiào]”,同年冬又創辦“進化團”,演出《黃金赤血》等劇。1913年,由任天知發起創辦“文明進化團”,汪仲賢、陳大悲、歐陽予倩、李君磐等人加盟該團體。此後,新劇進入全盛時代。以上海為基地的新劇同誌會、新民社、民鳴社、開明社、啟民社、民興社等遍地開花;造就了一大批優秀演員如歐陽予倩、陸鏡若、馬絳士、汪優遊、顧無為、陸子美、查天影、王無能等;推出[許多 的英 文:many]優秀劇目如《[家庭 的英 文:family]恩怨記》、《社會鍾》、《空穀蘭》、《梅花落》、《珍珠塔》、《情天恨海》等。[也許 的英 文:Perhaps]是因為最初演出新劇的團體叫“文明進化團”,上海人就把這種戲劇稱為“文明戲”,很快在全國推開,溫州是最早響應的[城市 的英 文:cities]之一。1923年秋,從美國留學歸來的洪深,由歐陽予倩、汪優遊介紹加入戲劇協社,他提議廢除幕表製,改為劇本製,改[平麵 的英 文:graphic]布景為立體布景,建立嚴格的導演製[度 的英 文:attitudes],革除男扮女角的陳規,提倡男女合演,在實驗過程中取得了不少經驗。1928年,他[建議 的拚音:jiàn yì]將這一劇種定名為“話劇”。1933年,由洪深創作的《五奎橋》與曹禺創作的《雷雨》先後上演。此時的中國話劇已脫離文明戲的草創時期逐步走向成熟。

溫州話劇的產生和發展

民國時期的溫州話劇[運動 的英 文:sports],大體上可分為三個階段。第一階段從民國初年即1913年至上世紀三十年代中期的“啟蒙時期”,觀眾[開始 的拚音:kāi shǐ][接受 的英 文:accepted]這種戲劇形式;第二階段為抗日[戰爭 的英 文:Warfare]時期,溫州話劇為抗日宣傳作出巨大的貢獻,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業餘劇人;第三階段從抗日戰爭[[勝 的英 文:win]利 的拚音:shèng lì]至1949年溫州解放,溫州話劇從粗糙走向成熟,這一時期上演的大都為經典名劇。

1913年,由張石川等創辦於上海的早期話劇團體民鳴社首度來溫州演出《犧牲》等劇,拉開了溫州話劇的序幕。次年,溫州[教育 的拚音: jiào yù]界同仁黃疇九、陳觀瀾等組織新教育劇社,演出根據吳研人小說改編的七幕劇《情天恨海》。此時的溫州觀眾對這種純粹使用對白的戲劇形式還不是很適應,反響不大。1919年,上海另一文明戲團體來溫州演出,此時的演出質量與上次草創時期已有[很大 的拚音:的JJ]不同,在[服裝 的英 文:fashion]、布景與演出格局上都有所創新。溫州教育界人士陸天然、陳依仁等首先創辦春田新劇社,演出《珍珠塔》、《乾隆遊江南》、《繡襦記》等劇。布景排場十分考究,“其一切鋪排,宮廷儀仗,上朝規模,真有皇家肅穆之勢。”(參見拙編《杜隱園觀劇記》),次年,溫州相繼[成立 的拚音:chéng lì]化妝演劇社,化妝講演社、文明演劇社及瑞安的救國團等多家專演文明戲的團體,成員大都來自教育界,溫州京劇團體尚武台解體後,原京劇演員萃坤靈、九盞燈等也加入到文明戲的行列中去。演出的晚清至民國期間時事劇目有《老五殉情記》、《薄情狀元》、《楊乃武與小白菜》、《蔡鍔》、《張汶祥刺馬》、《槍斃閻瑞生》、《安重根刺伊藤》等,以及從傳統戲曲改編的《邱麗玉》、《玉如意》、《梅玉緣》、《百花台》、《孟薑女》、《十三妹》、《胭脂》等。[票 的拚音:piào]價統一為銀圓兩角。張震軒評雲:“現今新劇盛行,學界中人大半粉墨登場,忘卻本來麵目”。(參見拙編《杜隱園觀劇記》)

與此同時,溫州[一些 的英 文:some]學校也相繼舉辦演出活動,[浙江 的英 文:Zhejiang]第十師範學校(溫州十中)首開其端,自編自演七幕劇《[畢業 的英 文:finishes]》,於1920年4月26日晚在該校操場搭台演出,參加演出的學生有章肇熙、潘江、孫道濟、南鎮雄、朱乃仙、周烈、葉秀等。觀眾達三千餘人,且始終秩序井然。張震軒還特地為此次演出寫了一首長詩《演劇紀盛歌》。

此時溫州文明戲的一個很大特點是,它全麵繼承了文明進化團的表演格局。[所有 的英 文:all]演員均為男性,沒有完整的劇本,演員拿到的隻是一個劇情提綱,稱為“幕表”。幕表的使用,類似上世紀五十年代越劇中流行的“路頭戲”,演員分配到角色後,大家碰一下頭,確定分場與上下場次序,到了上台演出,就由演員自行發揮,扮演某一角色的演員,甚至[可以 的英 文:can][離開 的拚音:lí kāi]劇情,回到扮演人的身份,在台上發表演講,對當前的時事進行[評論 的英 文:comment],乃至抨擊政府官員,或借用劇中人的口吻提出各種建議。文明戲沒有傳統戲曲的行當分工,但仍沿用行當稱謂,生角稱為“言論正生”,旦角稱為“言論正旦”。

從一些演出[記錄 的拚音:jì lù]來看,不論是縣裏的城隍廟還在市裏的[中山 的拚音:Zhongshan]公園,話劇演出的劇目每天都輪換,一個戲隻演[一場 的英 文:one],最多兩場。劇組人員沒有時間排戲,更不[可能 的拚音:kě néng]像現在的演員那樣背台詞,一個戲的成敗全憑臨場發揮。在這種演出體製下,難以對演出質量作出公允的評價了。

溫州話劇運動的第二階段為抗日戰爭時期。在全民總動員的號召下,所有一切文藝形式都為抗日宣傳服務,話劇更是前沿陣地。1938年後溫州[當地 的英 文:local]相繼成立了永嘉戰時青年服務團、永嘉文化界戰時[工作 的英 文:work]團、永嘉教育界救亡協會、永嘉學生抗日聯合會、永嘉兒童救亡工作團、陸軍107師抗敵劇團以及隸屬於第八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的前哨劇團。成員絕[大多數 的英 文:most]是教師與學生,也[包括 的拚音:bāo kuò]部分店員、機關工作者與現役軍人。他們或在街頭演出活報劇《放下你的鞭子》、《審判漢奸》等小戲,或深入農村喚起民眾同仇敵愾。在外地的溫籍劇作家夏野士、董每戡創作了多部以抗日為主題的獨幕劇與多幕劇,如夏野士的《保衛盧溝橋》、《複仇》、《守住我們的家鄉》;董每戡的《保衛領空》、《孿生[兄弟 的英 文:就像安全套]》、《孤島夜曲》及三幕劇《敵》等,其中的一些劇本曾在溫州上演。從1938年至1944年,溫州曾經三次淪陷,但話劇運動始終沒有中斷,連小學都有話劇演出活動,如康樂小學在1943年就曾演出根據都德小說改編的《柏林之圍》。一些進步學生如馬驊、麻文芳、胡景 (後來[成為 的拚音:chéng wéi]解放後溫州市第一任市長)、張古懷、肖斐、嚴筱雄、張憲章、姚易非、陳文楚、樊家正、蔣玉蘭、周貽芳、葛林宗、劉光新以及文化界人士董辛銘、謝印心、徐賢任、胡今虛等成為這一時期話劇運動的中堅力量。

溫州民國話劇運動的第三階段,是抗日戰爭勝利至溫州解放的一段時間。這一階段的溫州話劇已擺脫第一、二階段的稚氣,演出質量有了很大的提高,是溫州話劇史上的黃金時期。溫州當時沒有高等院校,永嘉城區的三個中學——省立溫州中學、縣立永嘉中學、私立甌海中學就成為這一階段話劇運動的主力軍。

溫州中學早在40年代初就已經開始積聚能量;1939年就公演了吳祖光的四幕話劇《鳳凰城》,導演顏景文,演員有顏景文、王學仁、管鶴鳴、沙桂芳等。本劇是抗戰期間各地上演最多的一個劇目,該劇的插曲、由張定和作曲的《流亡之歌》:“黑龍江上,長白山頭,江山如錦繡;戰鼓驚天,烽煙匝地,淪落吾神州……”在民間流行程度僅次於由張寒暉作曲的《鬆花江上》,至今筆者還會唱。1943年,溫中在演出《孔雀膽》、《夜光杯》等獲得[成功 的英 文:走上人生巔峰]的基礎上,排演了陽翰笙同名[電影 的拚音:diàn yǐng]改編的四幕劇《塞上風雲》。這是一個反映民族團結共同抗日的[愛 的英 文:love]情故事:蒙族青年浪桑的妹妹金花愛上了流亡到內蒙的抗日漢族青年丁世雄,引起金花未婚夫迪魯瓦的嫉妒。日本特務長趁機挑撥,並逮捕了金花和浪桑。最後迪魯瓦的妹妹說出真相,眾人[一起 的拚音:yī qǐ]去救出浪桑和金花,打死了日本特務長。劇中充滿異族風情,在中央大戲院連演六天,導演吳聯英,演員有黃冠秋、馬伊麗、樊祖鼎等。

溫州中學的另[一次 的英 文:Once]成功演出是十九世紀俄國劇作家奧斯特洛夫斯基的《大雷雨》,這是蘇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戲劇[體係 的英 文:systems]中的經典教材,在20年代的蘇聯十分紅火。劇中女主角卡捷琳娜是十九世紀俄國戲劇中最動人的悲劇女性[形象 的拚音:xíng xiàng],被俄國文學評論家杜波羅留勃夫譽為“黑暗王國裏的一線光明”。溫中演出此劇的卡捷琳娜一角是否由馬伊麗扮演,我已記不真切。劇中[表現 的英 文:performance]的異國風情令溫州觀眾大開眼界,但轟動程度似不及《塞上風雲》。

永嘉中學是溫州另一支具有相當實力的話劇力量,1945年演出了由著名女作家趙清閣根據[英國 的英 文:British]女作家勃朗特《呼嘯山莊》改編的五幕劇《此恨綿綿》,導演孟慶鈞,[舞台 的英 文:theatrical]設計葉曼濟,演員有徐玉英、周壽椿、陳金良等。該校演出最成功的[作品 的英 文:couturiers]是曹禺名劇《雷雨》,國文教員潘希真(即後來定居[台灣 的英 文:中國台灣省]的著名散文作家琦君)飾繁漪。張古懷飾魯媽(侍萍),導演董辛銘。該劇在三官殿巷溫州大戲院連演七天。此外,該校根據雨果小說《[巴黎 的英 文:Paris]聖母院》改編的《鍾樓怪人》與茅盾的名劇《清明前後》,都曾在溫州大戲院公演。當時永中學生、上世紀九十年代央視電視連續劇《編輯部的故事中》飾演總編的呂齊,就曾經參加《鍾樓怪人》演出。

甌海中學於1943年6月1日建校十八周年紀念日首度公演曹禺的名劇《北京人》,導演董辛銘。次年在蛟翔巷學校大禮堂演出於伶名劇《花濺淚》,導演徐賢任,舞台設計葉曼濟。最值得稱道的是,1946年秋,甌海中學與“永嘉文藝工作者協會”合作,演出陳白塵的三幕政治諷刺喜劇《升官圖》,通過兩個闖入者的升官夢,刻畫出一幅貪贓枉法、寡廉鮮恥的群醜像。嚴筱雄飾闖入者甲(假秘書長),林逸生飾闖入者乙(假知縣),陳式幹飾衛生局長,穀玉葉飾馬小姐。該劇在三官殿巷溫州大戲院連演七天,場場滿座。1949年7月,筆者在軍大五分校執導並主演的《升官圖》,就是按照當年演出的路子排演的。

簡約、儉樸是溫州話劇演出的共同守則,[由於 的英 文:Meanwhile]經費有限,舞美設計、道具、服裝等多數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用紙與紙板製作的,這在中國話劇史上可能也是一個創舉。永中美術教師葉曼濟是多部話劇的舞美設計,像《升官圖》那樣的豪華布景,都是紙板上畫出來的。1956年,溫州市文化館籌備紀念魯迅先生逝世十七周年,特邀請溫州二中(即原來的永嘉中學)演出《阿Q正傳》中的“鹹亨[酒店 的拚音:jiǔ diàn]”一場,劇中人物服裝由葉曼濟設計,[全部 的英 文:all]用紙製作,拿到文化館報銷的發票隻有二十多元。

相關搜索:溫州 話劇




ポ.超市自制食品半数不合格 ポ.“扶上马送一程” 创新模式助力转型 ポ.瓯海区召开宣传思想工作例会 ポ.民国时期的温州话剧 ポ.“预付式消费”专项整治 查获2起违法案 ポ.百速鞋业的“破产重生” ポ.温州市各地慈善大宴 陆续开席 ポ.苍南 听证会公告


上一篇:“预付式消费”专项整治 查获2起违法案 下一篇:瓯海区召开宣传思想工作例会

亚博vip2019;民国时期的温州话剧

猜你喜欢

sitemap.xml